何辛羊

来自于一个快要热死的薛夫人的画……
瞎摸了一个金大小姐,没有任何意义(其实本来想画追凌的emmmm)
手啊眼瞳这些细节我都不会🌚家纹实在是太难了所以选择了放弃
上色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我手由天不由我系列🙃

【主追凌】听说断袖会传染3

  三.被断袖捕捉
       某某年某月某日+5
  天气:太阳
  抄完那三本五遍的蓝氏家规之后竟然已经过了四天,蓝家人真是不可理喻,家规这么长很好玩儿?
  然后我又接到了蓝思追他们的邀请信,哎呀烦死了一天到晚出去夜猎。好吧说实话我还是挺开心的嘿嘿嘿。
  虽然蓝家的蓝忘机看起来冷冰冰的蓝启仁又迂腐又严厉蓝曦臣……算了,这个不说了。说到底蓝思追待我还是蛮好的,夜猎也叫上我一起,我有些时候脾气不好他也不怪我总是笑眯眯地,教人一看都生不起气来。
  于是我又好了伤疤忘了疼地收拾收拾东西往约定好了的地点赶去。
  “哎!大小姐!我们在这儿!”大老远就听见蓝景仪的大嗓门儿,我毫不犹豫地抽出一只箭朝着蓝景仪正在乱挥的那只手射去。
  “诶我艹你干嘛呢!”蓝景仪躲开大声嚎叫起来,蓝思追皱皱眉道:“景仪,注意言辞。”
  蓝景仪一听不开心了:“思追你干嘛老是护着他啊!我们还是好朋友吗?我们的友谊呢!”
  我及时的插嘴到:“被仙子吃了。”
  然后就看到蓝景仪提着他那那厚重繁复的纯白校服的下摆抽出他那数十年才拔一次的剑向我砍来。
  我顿时就笑趴了,“哈哈哈哈哈蓝景仪你是女孩子吗哈哈哈提着裙子跑哈哈哈哈你们家校服也忒有趣了改天我再给你抹额扎个蝴蝶结要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哈哈哈……”
  蓝思追也明显被戳到了笑点,但还是良心发现的没有在正面笑蓝景仪,而是背过身去笑,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可见这良心也不太多。
  欧阳子真在一旁起哄到:“哈哈哈兰陵金氏宗主金凌与某某年某月某日卒,死因,被蓝景仪笑死哈哈哈哈嗝。”
  只见蓝景仪一摔剑,怒气冲冲地扭头就走,蓝思追这才想起要去挽回小伙伴的心,我一把拦下他道:“他会自己回来的,不信你看。”然后开始了倒数“十、九、八、七,停下来。”蓝景仪停了下来“六、五、四、三、二、一,跑回来。”蓝景仪果然就跑了回来,一把夺过被欧阳子真捡起抱在怀里的那把他的剑,然后脸一扬,一副“你们快来哄我的表情”大家憋笑都憋的辛苦,最终还是欧阳子真忍住笑意代表大家去道歉。
  一瞥旁边的蓝思追正笑意盈盈的看着我,我被看得有些不自在就问到:“你看什么?”蓝思追笑意更甚,道:“就是觉得阿凌好厉害,我和景仪相处了这么久都没有这么了解他。”我颇为不要脸的回了一句:“平常心平常心,天生这么聪明嘛,没办法哈哈。”蓝景仪在一边忍不住了,也不管他们家的那些礼仪规矩了,愤愤不平道:“呸!什么天生聪明!大小姐你要点儿脸行吗?还有思追!你一天到晚就护着他!我们的友谊呢?!!凭什么喜欢他就夸奖他,也不见你赞美赞美我!唔唔、唔唔唔!”
  蓝景仪一把掀开欧阳子真的手道:“捂我嘴干嘛啊,你洗手了吗?我就是要说!蓝思追喜欢金凌,暗恋金凌怎么地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欧阳子真慌慌张张地把蓝景仪拖走了,留下我和蓝思追面面相觑。
  我震惊之余还有些尴尬地抬手摸了摸自己发红的耳垂,妈的,太糟心了!
  好一会蓝思追终于开口了,声音还有些颤抖:“对不起。”
  emmmm??道歉干嘛?我的内心有点懵逼。但是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就干脆低下头装鸵鸟。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我心里大惊,靠!蓝思追不会要杀人灭口吧?!!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只见一只白如羊脂的手伸了过来,手中躺了一条抹额,额,我可以理解为这是在邀请我一起戴孝么??
  我疑惑地抬头,只见蓝思追笑意盈盈地看着我,故作镇定的说:“金凌,我可以喜欢你吗?”
  我在心里给了红透了脸的自己一耳瓜子,大声喊到:“镇定!出息呢你?!!”
  然后摆出一脸嫌弃的样子道:“勉强吧。”然后将他手中的抹额接了过来。
  蓝思追悄悄的牵住了我的手。
  唉,断袖什么的果然会传染,而且我好像也中招了emmm……

——END——

一个毫不走心的完结哈哈哈,虽然感觉很烂尾emmmm🌚
  

【主追凌】听说断袖会传染2

  二.捕捉第二对断袖
       某某年某月某日+1
  天气:多云
  昨天夜猎之后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事情肯定还没完,于是我机智无比的跑去莲花坞我舅舅那避难去了,所幸我舅舅不知道为什么挺高兴的样子并没有对我突然跑来莲花坞有过多的追问。
  这我倒是有点儿不习惯了,舅舅平时不是管我管得挺严吗?特别是我当了金家家主之后只要乱跑就要被打为什么现在又理都不理我呢?哼,感觉我失宠了╭(╯^╰)╮
  我郁闷的在走廊里乱逛,总感觉山雨欲来。
  这时一个奴仆走了过来对我行了个礼,我眼尖的看到了他手上的东西,是一封信,于是我问到:“手里的什么?”奴仆回道:“姑苏蓝氏的信。”我把手一摊:“我看看。”奴仆为难地看了我一眼,我颇为轻描淡写的对他说:“我与舅舅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的东西还不能看了吗?而且我现在也是一宗之主,心中自然有数。”奴仆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把信递给了我。
  哟,还挺沉。我拆开一看,蓝氏家规……整整三本……我按耐住嗓子里的那口凌霄血,再看看信,哗!厉害!大致意思就是我昨天夜猎冒犯了含光君口不择言没有礼貌不稳重且不听人劝阻太冲动,叫我把那三本蓝氏家规抄了,也不多,就五遍……
  妈的肯定是魏无羡那个贱人指使蓝忘机写的!!
  奴仆有些疑惑地问到:“金宗主怎么了?”我擦擦眼角的泪把信还给了他道:“哦,没什么,太感动了而已。对了,这信大可晚些送不碍事的,你去帮我买些宣纸来。”奴仆疑惑地抓抓头回道:“是。”
  我转过身双手抱胸故作镇定地走了,过了一个转角后开始狂奔。为了待会儿不死的那么惨我决定把舅舅的紫电藏起来,啊,真是机智如我。
  果然,午饭过后我舅舅收到了那封信,顷刻间三本蓝氏家规劈头盖脸地砸来,险些让我命丧当场,我舅舅二话不说准备抽紫电,结果……
  舅舅:嗯?我的紫电呢???
  当我还在沉浸在我的智慧中时,一道剑气飞来,然后三毒就不偏不倚地插在了我脚边两寸的地方……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撤!
  跑出去的时候我仿佛和谁擦身而过,不过这不重要,保命要紧!
  (送信的奴仆一看,嗯,金小宗主真是装得一手好逼,在下佩服佩服。)
  
  然而躲避了舅舅的追杀之后我怎么觉得这么无聊没趣?严重怀疑我是个抖m呵呵呵。于是我又领着仙子到处乱逛,远远的看到一个偏僻的亭子就想过去歇歇脚,走近一看,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亭子里有人了,而且是两个。
  一个身着紫色箭袖轻袍,这么骚包不用说是我舅舅无疑了。另一个,嗯?含含含含含含光君?!!!我赶紧给了自己一耳瓜子冷静下来再看看才发现,妈呀,幸好是泽芜君,可吓死我了。
  可是为什么舅舅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而且泽芜君还拉着我舅舅的手?靠!虽然舅舅平时总是扬言要打断我的狗腿但是他对我的好我还是知道的,于是看到泽芜君欺负他(大雾)对他拉拉扯扯动手动脚我就忍不了了。
  大概是平时跟蓝景仪这种傻逼待久了吧导致我也变得傻逼了,当即二话不说一拍仙子屁股道:“仙子!咬他!”
  然后仙子就上了。就在仙子冲上去的一瞬间,我看到泽芜君低下头在我舅舅额头上亲了一下……
  亲了一下……
  了一下……
  一下……
  下……
  问题是我舅舅居然没反抗!!!这他妈明显是在顺毛好吗!!我靠我觉得我仿佛又做错了什么然而仙子已经跑到了他们面前。
  你懂那种感觉吗?就像是前一天还和你一起骂小婊子的好朋友第二天就和小婊子成了好朋友还一起手挽手的从你面前路过。
  emmmm
  泽芜君看着龇牙咧嘴的仙子抚摸了它的狗头,然后仙子叛变了。。。“看来是金宗主来了。”温柔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我明白,那三本蓝氏家规是躲也躲不过的了,看来宣纸没白买。
  我带着泪哽咽到:“抄!我抄还不行么!”
  断袖什么的绝壁会传染!!。゜゜(´□`。)°゜。

【主追凌】《听说断袖会传染》1
第一次在这里写文章好激动哈哈哈哈
多多包涵kkk新人就求不骂啦

拒绝ky,私设堆积如山,bug很多,巨ooc大概不会一次发完,第一人称日记体,吧……
以上OK就行

《听说断袖会传染》
金小宗主最近很困惑,听说断袖会传染?可为什么被传染了的都是他身边的人?这是个什么毛病【黑人问号脸】

 一.捕捉第一对断袖 
       某某年某月某日
  天气:阴
  啊真是气死我了!今天和蓝思追他们一起去清河夜猎我还是蛮高兴的,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魏无羡也在我们夜猎的那座山上?!!
  嗯?你问我是怎么认出他的?哼!虽然他躲在大树后面只露出了半个背影,但我还是知道那是他,用我舅舅的话来说就是“魏无羡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于是我就上前去伸张正义想看看他又在悄咪咪的拐卖妇女儿童还是调戏良家妇女。虽然中途听到了一些,嗯有点奇怪的声音但是我还是忽略了。
  我往弓上搭好一只箭打算吓吓魏无羡,蓄足力气拉开弓瞄准魏无羡躲着的那棵大树,正准备射的时候蓝景仪这个傻逼一脸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拉住了我的手叫我收手。我瞪了他一眼,因为怕惊动了魏无羡所以没张口骂他,结果蓝思追也来帮忙了,他俩人一左一右硬是要来抢我的弓,我怒了。合着你俩这棒槌要联合起来对付我是吧?
  于是我就不甘示弱的挣扎起来,哪知道蓝家的人手劲儿都这么大,而且这还是两个。我不服地更用力挣扎起来。
  你问我结果?呵。
  呜哇!゜゜(´□`。)°゜。ワーン!!
  箭就在混乱中射了出去。而且还射偏了!!嗯,我知道我箭术好,但谁他妈知道会好到那个地步啊!!直接给魏无羡的衣服下摆连带拖着魏无羡钉在了二尺外的地上。。。
  蓝景仪:……
  蓝思追:……
  我:……夭寿啦!!!
  然后等含光君从树后走出来的时候我更方了,我终于知道了蓝思追他们为什么要阻止我了。
  看看魏无羡脖子上那些奇怪的红色的东西,凌乱的衣服,再看看含光君给我的的那个似乎要把我千刀万剐的眼神,以及想起了刚刚射箭的时候被我忽略了的一些奇怪的声音……
  呜哇含光君我错了!!
  我思量了半天,转身就跑,蓝思追忙大声问到:“金凌你去哪?”
  我含泪答道:“我先去死一死!”
  简直没脸了好吗?!!
  然后我猛地停下来回过头:“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含光君并不友好且简洁明了地回了一句:“喧哗。”
  我:????【黑人问号脸】我只是说了一句话好吗?这样就要禁言?
  含光君扶起魏无羡对蓝思追说:“夜猎小心些。”言外之意:“快滚”
  蓝景仪过来拖着我就来了个百米冲刺,看着我的眼神仿佛在说:“你个智障你是有多想不开啊要去打扰他们的天天含光君都叫你滚了就安安心心的滚吧禁言三天怎么啦我也被禁过的你干了这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他没打断你的狗腿就算好的了你难道还想围观?……”
  为了避免被他的眼神烦死我果断的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我又回头瞪了那棵大树一眼,“呸,都怪你长这么大害我没看见含光君,迟早有一天我要砍了你!!!!”
  树:……
  还有蓝景仪和蓝思追,不管什么,反正就是怪他们!哼ヽ(‘⌒´メ)ノ
  断袖什么的都好讨厌,特别是不知检点的断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