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辛羊

毫不走心的过气写手一枚,擅长挖坑和拖稿(〃∇〃)是一个喜欢小天的追星狗

【主追凌】听说断袖会传染2

  二.捕捉第二对断袖
       某某年某月某日+1
  天气:多云
  昨天夜猎之后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事情肯定还没完,于是我机智无比的跑去莲花坞我舅舅那避难去了,所幸我舅舅不知道为什么挺高兴的样子并没有对我突然跑来莲花坞有过多的追问。
  这我倒是有点儿不习惯了,舅舅平时不是管我管得挺严吗?特别是我当了金家家主之后只要乱跑就要被打为什么现在又理都不理我呢?哼,感觉我失宠了╭(╯^╰)╮
  我郁闷的在走廊里乱逛,总感觉山雨欲来。
  这时一个奴仆走了过来对我行了个礼,我眼尖的看到了他手上的东西,是一封信,于是我问到:“手里的什么?”奴仆回道:“姑苏蓝氏的信。”我把手一摊:“我看看。”奴仆为难地看了我一眼,我颇为轻描淡写的对他说:“我与舅舅本就是一家人,一家人的东西还不能看了吗?而且我现在也是一宗之主,心中自然有数。”奴仆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把信递给了我。
  哟,还挺沉。我拆开一看,蓝氏家规……整整三本……我按耐住嗓子里的那口凌霄血,再看看信,哗!厉害!大致意思就是我昨天夜猎冒犯了含光君口不择言没有礼貌不稳重且不听人劝阻太冲动,叫我把那三本蓝氏家规抄了,也不多,就五遍……
  妈的肯定是魏无羡那个贱人指使蓝忘机写的!!
  奴仆有些疑惑地问到:“金宗主怎么了?”我擦擦眼角的泪把信还给了他道:“哦,没什么,太感动了而已。对了,这信大可晚些送不碍事的,你去帮我买些宣纸来。”奴仆疑惑地抓抓头回道:“是。”
  我转过身双手抱胸故作镇定地走了,过了一个转角后开始狂奔。为了待会儿不死的那么惨我决定把舅舅的紫电藏起来,啊,真是机智如我。
  果然,午饭过后我舅舅收到了那封信,顷刻间三本蓝氏家规劈头盖脸地砸来,险些让我命丧当场,我舅舅二话不说准备抽紫电,结果……
  舅舅:嗯?我的紫电呢???
  当我还在沉浸在我的智慧中时,一道剑气飞来,然后三毒就不偏不倚地插在了我脚边两寸的地方……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撤!
  跑出去的时候我仿佛和谁擦身而过,不过这不重要,保命要紧!
  (送信的奴仆一看,嗯,金小宗主真是装得一手好逼,在下佩服佩服。)
  
  然而躲避了舅舅的追杀之后我怎么觉得这么无聊没趣?严重怀疑我是个抖m呵呵呵。于是我又领着仙子到处乱逛,远远的看到一个偏僻的亭子就想过去歇歇脚,走近一看,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亭子里有人了,而且是两个。
  一个身着紫色箭袖轻袍,这么骚包不用说是我舅舅无疑了。另一个,嗯?含含含含含含光君?!!!我赶紧给了自己一耳瓜子冷静下来再看看才发现,妈呀,幸好是泽芜君,可吓死我了。
  可是为什么舅舅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而且泽芜君还拉着我舅舅的手?靠!虽然舅舅平时总是扬言要打断我的狗腿但是他对我的好我还是知道的,于是看到泽芜君欺负他(大雾)对他拉拉扯扯动手动脚我就忍不了了。
  大概是平时跟蓝景仪这种傻逼待久了吧导致我也变得傻逼了,当即二话不说一拍仙子屁股道:“仙子!咬他!”
  然后仙子就上了。就在仙子冲上去的一瞬间,我看到泽芜君低下头在我舅舅额头上亲了一下……
  亲了一下……
  了一下……
  一下……
  下……
  问题是我舅舅居然没反抗!!!这他妈明显是在顺毛好吗!!我靠我觉得我仿佛又做错了什么然而仙子已经跑到了他们面前。
  你懂那种感觉吗?就像是前一天还和你一起骂小婊子的好朋友第二天就和小婊子成了好朋友还一起手挽手的从你面前路过。
  emmmm
  泽芜君看着龇牙咧嘴的仙子抚摸了它的狗头,然后仙子叛变了。。。“看来是金宗主来了。”温柔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我明白,那三本蓝氏家规是躲也躲不过的了,看来宣纸没白买。
  我带着泪哽咽到:“抄!我抄还不行么!”
  断袖什么的绝壁会传染!!。゜゜(´□`。)°゜。

评论

热度(7)